金盾董事长跳楼,南风董事长失联,新光控股破产,他们都怎么了

金盾董事长跳楼,南风董事长失联,新光控股破产,他们都怎么了

新的富豪不断出现的同时,有些为人所熟知的富豪却已跌落神坛。如河南、河北、云南、重庆等几个省市的首富,他们的企业面临着巨大的考验,基本已经无力回天,负债的负债、破产的破产、重组的重组;曾风光一时,如今让人感叹英雄迟暮。由于内外部多种因素的影响,特别是被疫情笼罩的那段日子,部分行业确实光鲜不再,一旦资金链断裂,过不去这个危急关头只能垮掉。

当然,一个企业能做大做强甚至做到行业龙头,多少是有点资源和人脉的,按理说如果是资金方面的问题也不至于一蹶不振,所以,更大的可能是企业内部出了问题,再加上外部因素的发酵,才出现了无力扭转的局面。

无论是创新方面还是转型或者管理方面出现了问题,如果不及时回到正轨,那么只能成为其他企业的垫脚石。没有不存在竞争和压力的行业,哪怕是互联网这么火爆的行业,大家熟悉的腾讯、小米、阿里还有美团等,无一不是踩在大批企业上成功的。

随着互联网的深入发展,传统企业的生存环境变得更为艰难,如果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便只有被淘汰。2018年,金盾股份的董事长周建灿选择用跳楼来结束不堪重负的生命,让人倍感惋惜。

金盾股份是浙江上虞的明星企业,了解公司的人都知道,金盾以消防器材起家,在这一领域做到了行业的顶尖,之后和许多企业一样,开始多元化发展,于是涉及的行业和产品越来越广泛,但周建灿的公司却不足以支撑这广泛的业务。

周建灿只好想尽各种办法筹资,负债越来越高,最艰难的时候达到30亿,股份也全部质押,但还是没有支撑过来。公司的局面无法扭转,高筑的债台压的周建灿喘不过气,他只好用自杀做一个了结,才55岁正值壮年的周建灿与世长辞。

虽然周建灿用死亡逃避了债务,这却是无可奈何之下的选择。但凡有一丝办法,谁愿意选择这种方式呢?但有的人却携款失联,去往别国潇洒快活,比如杨子善,他的行为可以说和他名中的“善”字毫不相关。

杨子善是佛山南风股份董事长,而南风股份是由其父杨泽文创立的,靠做风机起家,由于成立时间较早,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发展。之后便成了“3D打印”的东风,公司发展壮大的很快,股价迅猛上涨。

然而,正是公司极盛之时,眼看着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,杨子善与其弟弟杨子江兄弟二人不惜被处罚也要大手笔减持,总共套现5.23亿人民币。与此同时,将股份全部质押,获得资金支持公司继续发展。但随着“东风”一过,公司的发展速度急速降低,到了谷底,持续亏损。

2018年,南风股份本要与山东海大集团重组,但董事长杨子善夫妇却先一天消失,无影无踪。杨子善夫妇打得一手好算盘,预感公司的困境,提前高位套现再失联,只剩一堆债务无人偿还。与他们夫妇相比,周建灿值得同情和惋惜。

走向衰亡的还有浙江首富周晓光,她是极富盛名的饰品女王,真正的白手起家,身价一度达到了330亿,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传奇女性也走向了没落的结局。周晓光家境贫寒,家里一共7个孩子,她是老大,穷人家的老大总是过早地承担重任,周晓光很早便外出闯荡,靠摆地摊赚了一笔钱,还买了房。

之后便一头扎进饰品行业,成立了新光控股,很快便站稳了脚跟,之后一发不可收拾,做到了行业龙头。周晓光胸怀大志,以施华洛世奇为目标,想做成一个享誉世界的国际品牌。但钱的诱惑实在太大,周晓光的新光控股也未能免俗,变成了什么赚钱便做什么,钱是捞了不少,但也离梦想越来越远。之后的新光控股开始走下坡路,最终也以破产的结局收尾。

其实这些大企业最终没落的原因也能看出一二,那就是一旦公司尝到甜头便走向了多元化,可是多元化的业务范围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支撑,传统行业又没有互联网行业这样的筹资能力,时间一长,走向失败几乎是必然的结果,多年心血付之一炬,未免有点可惜。